有一段时间,上海的网民习惯这种聚会。10多个人一起出去喝酒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4
  • 来源:4080影院_新视觉影院_4080新视觉高清影院

  有一段时间,上海的网民习惯这种聚会。10多个人一起出去喝酒,打保龄。男人比较多一些。当然他也曾和女孩约会。irc里面是接近陌生人的最好地点。他和近20个网上认识的女孩见过面。有些一起吃顿饭就散了,再也没有见过下一次。也有例外的。比如他的前度女友蕾丝,就是他见过的上网女孩里面最漂亮的一个。这段轻率的恋情持续了六个月。

  那种猎手般迅速的好奇心和征服欲望,后来感觉到它的残酷。

  沉寂了很长一段时间。

  象一个暴食的人,有了一个空虚的胃。

  他只是这样地问她。没有抱任何期望。

  聊天也是好的。光着脚盘坐在大藤椅上。有时会拿一块蓝色的碎花毛毯盖在肩头和膝盖上。中途的时候会再去煮一壶咖啡。常常会因为腿麻又恍然地碰翻什么东西。

  快凌晨的时候,他们下网。照例数到一至三,然后一起键入quit。

  这是他需要分享的温暖的一刻。这种感觉使他沉沦。

  可是他相信自己是清醒的。清醒的投入网络的虚拟和情缘的迷离。

  他开始想念她。下班的时候,在地铁车站上,想着深夜对谈时一些可爱的细节。她的邪气蕙黠的腔调。那些晦涩简单的语句。他未曾遇见过这样冰雪般凛冽的女孩。

  有一次,他们在网上谈到爱情。

  安:还记得第一次和女孩做爱的情形吗。

  他:记得

  安:印象最深的是

  他:她眼中的泪水,流到我的手指上,很温暖。

  安:你的手指从此失去了贞洁。

  他:呵呵

  安:呵呵

  他:为什么要问这个

  安:想知道你的心里是否还有爱情

  他:也许还残余着百分之十。我感觉它即将腐烂。

  安:不相信爱情的人,会比平常的人容易不快乐

  他:你呢

  安:有时候我的心是满的。有时候是空的。

猜你喜欢

我对自己说 我不害怕 我很爱他

我对自己说我不害怕我很爱他……她穿着一条白裙子。洗旧的白棉布裙。那是她从汽车站出来的夜晚,他等在门口接她去他家里。她那时候是一个瘦的眼睛漆黑明亮的女孩。拎了一个旅行箱来投奔她的

2020-03-10

18岁的时候我去街头冷饮店打工,每天夜晚工作三个小时

18岁的时候我去街头冷饮店打工,每天夜晚工作三个小时,推销冰激凌兼收钱送货,月底能拿到几百块钱。迫不及待地去买看了整整一个夏天的碎花裙子……毕业以后,进入大机构。很快辞职。从此

2020-03-10

稀薄,寂静,一如她的幻觉。乐队解散

稀薄,寂静,一如她的幻觉。乐队解散。她和保罗只是在这个城市的低层徘徊。混迹与小酒吧里演唱,跳艳舞,录口水歌。保罗倒卖盗版碟片,每天东躲西藏,几次差点被抓起来坐牢。有时亦困顿得连

2020-03-10

1月30日。下午1点25分。从北京飞往昆明的4172航班

1月30日。下午1点25分。从北京飞往昆明的4172航班。身份,苏良生。女性。居住地北京。身份证丢失。护照上的照片是25岁时拍的。越南髻。眼神坚定。穿一件藏蓝粗棉布上衣。咖喱牛

2020-03-10

睁着酸痛的眼睛,他向网吧的老板要了咖啡

睁着酸痛的眼睛,他向网吧的老板要了咖啡。他说,有帕格尼尼的唱片吗。想听那首爱情的一幕。年轻的老板说,没有。只有u2和cure的音乐。他没有再说什么。他再次坐到电脑面前。他只在那

2020-03-10